To view articles in English only, click HERE. 日本語投稿のみを表示する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点击此处观看中文稿件한국어 투고 Follow Twitter ツイッターは@PeacePhilosophy and Facebook ★投稿内に断り書きがない限り、当サイトの記事の転載は許可が必要です。peacephilosophycentre@gmail.com にメールをください。Re-posting from this blog requires permission unless otherwise specified. Please email peacephilosophycentre@gmail.com to contact us.

Friday, May 11, 2018

访问旅顺大屠杀和南京大屠杀现场 乘松聪子 Chinese translation of Shukan Kinyobi's article on Lvshun Massacre (1894) and Nanjing Massacre (1937)

『週刊金曜日』1月19日号に掲載された記事「旅順大虐殺と南京大虐殺の現場を訪ねて―明治期に遡る大日本帝国の暴虐の系譜」の中国語訳です。日本語版は「日中労働情報フォーラム」に転載されています。また、より詳しい旅行記はここで読んでください。翻訳の労と取ってくれた大連の友人、周文喜さん、また助言をくれたモントリオールの友人、韓真さんに感謝します。

是这篇文章的中文翻译

访问旅顺大屠杀和南京大屠杀现场   

追溯到明治时期大日本帝国的暴虐的源流

乘松聪子
                   
在即将到来的南京大虐殺80年之际,从去年12月12日到19日,我参加了已调查研究日本军侵略中国达30年之久的松冈环女士主持的「第33次铭心会南京友好訪中团」,并访问了上海、南京、大连、及旅顺。

在南京,我参加了12月13日(注=1937年南京城攻陷日)的「国家公祭日」追悼仪式。自2014年起,这一天便被指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国家悼念日。当日一早,在开往「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巴士里,松冈环女士说「在侵略战争中、被称为屠杀的“惨案”,不仅仅是南京,而在中国全境都有发生。依据調査所知道的,100人以上的屠杀就有390处,10人以上的屠杀达到2300处」。这一天是全国都在追悼在南京大屠杀受害者的日子。在南京上午10点整个街道的车都鸣笛1分钟为受害者致哀。

在大约1万人参加的紀念仪式上,献花、庄严而伴随富有情感的音乐演奏、3000只鸽子放飞、和平钟声・・・一个接着一个。紀念館本身是建在屠杀发生的地方。代表演讲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主席俞正声说、「通过学习战争历史,人们更加认识历史,才能珍惜和平。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同时也给日本人民带来相同的巨大的灾难。」

能够做证言的「幸存者」的減少
13日的下午、我们访问了鱼雷营,中山埠頭、扬子江沿岸等屠杀现场。这一天除纪念馆的主会场外、在市内17个屠杀场所同時举行了追悼仪式。每当看到前方被鲜花覆盖的纪念碑时,我们便亲身感到了屠杀事件的广泛性以及规模性。

(听取南京大屠杀证言者刘先生叙述的中国访问团的人们图片由作者提供)

如今对该事件能够証言的人逐渐减少。该紀念館掌握称为「幸存者」的生存者,截止2017年9月末为98人。这一次我们中国访问团有幸来到刘民生老人(83岁)和王津老人(86岁)家访问。刘先生王先生幼小的时候,父亲被日本军带走杀害,在倍受煎熬中生存下来。

作为一家之主的顶梁柱被杀害,留下来的人们不得已过着及其贫困的生活;像这样因为80年前发生的事,受害者家庭至今依然身心背负着伤痛。刘先生说,“现在的日本政府的高官们想要否定历史。请大家用眼睛看到的历史向日本转达,一起努力创造和平的世界吧!”他的这番话铭刻在我心底,我们怀揣着刘先生的这番话 离开南京。

下一站,我们来到了辽东半岛的大连市及其行政区域的旅顺口区。 清国1881 年在旅顺建设军港、并在那里组成了北洋舰队。从1894年至95年的日清战争后、辽东半岛虽然被割让给日本,但是因为「三国干渉」而返还给清朝。1898年,俄国強制性得到了其租借权,但因日俄战争(1904年-05年)的勝利,日本再一次再获得了在地区的权利。

日清战争就是为了排除清国的影响力,把朝鲜置于日本的统治下的侵略战争。1894年7月23日,日本軍破门占领了朝鲜王宫。两天后,日本海軍在黄海的丰岛海域攻击了北洋舰队、继而日本陆军第一军就向在朝鲜的清军发动了突袭。

伊藤博文 隐瞒大屠杀
控制了朝鮮的日本军第一軍,越过了清国的国境线,於10月24日向大清国进攻。与此同日,大山严率领的第二军也在登陆辽东半岛花园口后攻入金州并进行了屠杀, 强奸和掠夺。第二軍在11月21日更进一步占領北洋舰队的据点旅顺。从那天开始的4天里、日本军进行了和南京相同的大屠杀。第二军从老人到孩童无区別的对市民进行杀戮、强奸、屠杀赤手空拳无抵抗的清军战俘,据推断大约有2万人被杀害。

关于这个事件,随軍“伯爵写真家”龟井兹明不仅留下大量照片,而且还留下了这样内容的日记:“日本兵、不问兵农,毫不留情,见人就杀…血流成河,血腥弥漫,随后把遗体埋葬在野地”。第二軍的山地元治第一师团长也下达了命令说「即使是土民, 碍我者格杀勿论”。作为山地上司的的大山也根本不阻止这场屠杀。

当時,新闻记者詹姆斯・克利尔曼在『纽约・世界报』12月20日的新闻上报道说,日本兵“至少杀害了2千手无寸铁的人”,“疯狂的掠夺从市街的一端到另一端”,“街道铺满遍体鳞伤的男、女、儿童的尸体,另一面日本士兵们在一边狂笑」。曾经参战过的日本勤务兵的日記中还记述到,当他当看到年轻姑娘一丝不挂的尸体和孩子赤身裸体的尸体时不禁眼含泪水。

事件发生后,当时作为首相的伊藤博文就开始为隐蔽事实四处奔忙。陆奥宗光外务大臣按照伊藤的命令对海外媒体发送了虚假电报,说“被杀的穿着便服的人大部分是士兵”,“居民在交战前就撤离了”,“一直优待清軍俘虏”等等。松冈女士还强调说:“这种否定大屠杀的伎俩与南京大屠杀否定派的做法同出一辙”。

另外,在旅顺、由当地地域历史研究家姜广祥先生做向导,我们访问了屠杀和埋葬的地点。姜先生工作了40年辽宁造船厂是1883年建成的,曾是大清国在辽东半岛的第一流军舰造船厂。日本军不仅仅杀害清军兵士还把造船厂的工人及其家族赶进沼泽地进行殺害了。松冈女士说:造船厂大约有2000工人、再考虑他们每个人可能还有的几个家族的话、那么当时被杀害者的人数可想而知了。

「坡上云」电视剧的虚构

雕刻旅顺大屠杀历史“万忠墓纪念馆”正面的墙壁 2017/12/17 乘松聪子撮影


在位于旅顺港附近白玉山東面的山脚下有一个万忠墓的地方,这是日本军焚烧处理被屠杀牺牲者的场所之一。最初1896年由清国官吏在这里建立了墓碑并成为追悼当地死者的地方。从那以后经历过数次修缮,于1994年即屠杀100周年时建成「旅顺万忠墓纪念馆」,在其墙壁上雕刻着「1894.11.21-24」。

产生了南京大屠杀日本軍的野蛮性質,和不把亚洲邻邦当人对待的感情差别,这样的情况绝不局限于所说的「15年战争」。旅顺大屠杀象征的是从明治时期到1945年的战败为止就一直不断的延续的大日本帝国和它军队的本質。从明治初期起,日本军以 1874年的台湾出兵、1875年对朝鮮进行威嚇江华岛事件开始的对外国行使武力、到日清战争为首次真正的侵略戦争。从那以后还有日俄战争,山東出兵、满洲事变、以至于侵略战争扩大的日中全面战争。

由于被广泛阅读的日本司馬辽太郎写的『坡上的云』的影响和散布,明治時代和日清、日俄战争历史观在日本被美化了,让人们看不到大日本帝国的本质。安倍政权利用这一点出演了“明治维新150年”祝贺气氛,并且还利用其来明文修改宪法。但是仅仅从松冈女士毫不夸张说的 “日本人百分之百”的对旅顺大屠杀的事实一无所知这一点来说,日本所谓的“古老美好的时代”这一神话是非常容易崩溃瓦解的。为了不要再一次成为侵略国家,我们还必须冷静的回顾大日本帝国奔命于侵略战争70多年的历史真实面目。

(翻译 周文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